028-8620309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商标动态 > 行业动态 > 如何成立申请商标公司_已注销商标该如何从新申请

如何成立申请商标公司_已注销商标该如何从新申请

2021-08-30 09:11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四叶草”能成为立体商标吗?

  案情简介

  梵克雅宝有限公司(简称梵克雅宝公司)于2016年1月获准注册三维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4类珠宝首饰;宝石;项链(首饰)等。2018年4月,第三人毕某对该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裁定:诉争商标的注册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规定之情形,予以无效宣告。

  (诉争立体商标)

  梵克雅宝公司因不服上述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称:一、诉争商标由原告独创,具有区别于其他一般珠宝的多处独特设计,已经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功能,可以作为识别商品来源的标识。二、诉争商标经过原告的长期使用可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可以作为商标注册和使用。

  法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规定:

  “仅以商品自身形状或者自身形状的一部分作为三维标志申请注册商标,相关公众一般情况下不易将其识别为指示商品来源标志的,该三维标志不具有作为商标的显著特征。该形状系申请人所独创或者最早使用并不能当然导致其具有作为商标的显著特征。”

  同时规定:“第一款所称标志经过长期或者广泛使用,相关公众能够通过该标志识别商品来源的,可以认定该标志具有显著特征。”

  一、诉争商标是否具有显著性?

  判断诉争商标是否具有显著特征,应当综合考虑商标标志本身、商标指定使用商品、相关公众的认知习惯以及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所属行业的实际使用情况等因素。

  本案中,诉争商标是由四叶草形状图案构成的立体图形,虽然诉争商标的造型及装饰组合方式具有一定的特点,但使用在其核定注册的“珠宝首饰”等商品上,根据一般消费者的识别能力,易将其视为商品的形状或者造型进行识别,难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

  即使原告主张其造型不属于惯常设计,但诉争商标的固有显著性亦不会受其是否独创所影响。因此,梵克雅宝公司关于诉争商标设计独特、具有较强显著性的起诉理由不能成立。

  二、是否属于通过实际使用取得显著特征?

  在诉争商标标志本身缺乏显著特征的情形下,应当结合相关证据判断该标志是否属于通过实际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情形。

  本案中,梵克雅宝公司提交的证据虽然能够证明该公司的“四叶草Alhambra”系列商品在中国市场上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和销售,但均不能证明诉争商标在中国大陆境内进行了商标性使用,在诉争商标标志本身缺乏显著特征的情况下,尚不足以证明相关公众能够在该商标指定使用的“珠宝首饰;宝石;项链(首饰)”等商品上将其作为标志商品来源的标志进行识别从而获得显著特征。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梵克雅宝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法官提示

  随着近年来立体商标案件的增多和讨论的深入,尤其是对商标显著性认识的深入,根据现有的判例,对于商品及包装立体商标的显著性判断,大多把重点放在是否独创、使用,而忽视了商标的最根本的基础:相关公众是否会将其认知为商标。

  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规章的规定,立体商标的注册仍然以具有显著性为首要的注册条件。也就是说,申请注册为商标的三维标志不能是商品的通用或者常用的形状、包装物或者整体,因为这样的标志相关公众不易将其识别为商标,不能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

  此外,如果申请人提交的商品图样根本无法分辨出是三维商标的,也会被判定为缺乏显著性。

  诉争商标标志本身缺乏显著特征的情形下,应当结合相关证据判断该标志是否属于通过实际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情形。证据须足以证明相关公众能够在该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上将其作为商品来源的标志进行识别

  锐创社知识产权网,作为锐创社威客平台颇具实力的特色业务,平台拥有一批专业、优秀的知识产权从业者,为企业提供知识产权从保护到交易的一站式全体系服务。服务涵盖的商标注册、版权登记、专利申请、知识产权贯标、服务认证、三体系认证服务。平台成立至今累计已为超3万客户提供超10万次知识产权服务。

郑重声明: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版权归属原作者,向原创致敬!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扫码免费查询商标

河南一团伙为诈骗成立商标事务所 17人被公诉

  “品牌”就是生意人的脸面。然而,一些不法分子却从中看到了“商机”,成立专门的公司,层层设套,利用所谓的“中国著名品牌”“网络品牌”“二维码商标”等编造出的噱头,开展“二次开发”“深度开发”,借此骗取高额的中介费、代理费。

  2017年11月22日,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检察院以合同诈骗罪对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提起公诉,并陆续对该公司股东孙莉艳、于亚楠、宋世宁以及公司骨干等17人提起公诉,今天,该案在管城区法院开庭审理。

  “巧”设陷阱环环设套

  2015年4月,李先生在郑州投资开设了一家名为“古吧”的主题餐厅,随后又注册了郑州古吧饮食文化有限公司。几天后,李先生接到了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的一个电话,询问其是否要注册商标。随后,该事务所经理孙莉艳告诉李先生,商标一共有45个大项,“古吧”两个字经查证全类45项都没人申请注册,建议李先生先注册10个跟目前从事行业有关的商标项,其他的项目可依公司日后发展待定。李先生觉得有理,随后签订了合同并向对方支付了2万元代理费。

  同年5月26日,李先生接到了浙江杭州的电话。对方自称是杭州某个商标代理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他们有个很有实力的客户,名字也叫“古吧”,但由于李先生已经注册“古吧”商标,导致他们注册失败。现对方正在着手注册李先生没有注册的另外35个商标项,并愿意拿出30万元购买李先生已经注册过的10个商标项。

  由于新店马上开业,不能改名字,李先生当即拒绝了对方的条件,心中暗自庆幸:原来注册得这么值钱!幸亏自己提前注册了。

  随后,李先生立刻打电话给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要求把剩余的35个商标都注册了。在孙莉艳的蒙蔽下,李先生又花费14.75万元把“古吧”的“版权”“网络品牌”“英文域名”以及“网站”都注册了。

  尝到“甜头”再次注册

  2015年5月29日,李先生又接到了杭州商标代理公司的电话,对方称自己的委托人坚决要使用“古吧”商标,并准备申请“中国著名品牌”。一旦他们申请成功,李先生若再使用“古吧”商标,就算侵权。但委托人也愿意出80万元直接买李先生现有的商标,一是图个省事,二是可以弥补李先生的损失,达到双赢的结果。随后,李先生再次联系了孙莉艳,支付费用并要求申请注册“中国著名品牌”。

  2015年10月13日,李先生又接到了一个山东青岛的电话。对方自称是某商标代理公司的,受代理人之托,愿出10万元,请李先生开放“古吧”的“二维码商标”。不出所料,李先生听后,又委托孙莉艳注册了十几个类别的“二维码商标”。

  感觉尝到“甜头”的李先生认为自己注册的“古吧”商标价值不菲,赚到了。于是,他主动联系孙莉艳,要求再注册一个“乐不思蜀”的商标以及后续项目。截至案发,李先生共向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支付“注册费”“申请费”等费用42.61万元。

  2016年,李先生找了其他商标注册代理公司进行咨询,被告知:根据我国法律,“古吧”品牌由于和古巴的国家名相近,不能被注册为商标。同时,根本就没有国家认可的“中国著名品牌”头衔,所谓的“二维码”商标也不过是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自制的链接。至此,李先生意识到自己上当了,随后报警。

  分工合作骗了多人

  经过警方的缜密侦查,2017年3月至8月,孙莉艳、于亚楠、宋世宁相继落网。随着此案告破,一个庞大的犯罪团伙——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浮出水面。

  经查,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成立于2014年11月,主要业务是代理商标、版权的注册,并诱骗客户高价注册子虚乌有的“中国著名品牌”“网络品牌”“二维码商标”。孙莉艳是河南中正商标事务所负责人。该公司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下设商务部和运营支持部。商务部下设四个团队,分别为商务一部、商务三部、商务四部、商务五部,每个团队有七八个业务员。运营支持部包含客服(冒充其他商标注册公司给客户打电话的人)、财务、前台、设计师等配置。

  商务部的四个团队的主要任务就是拉客户。团队成员会在58网、赶集网、企查查网上查询到一些企业公司负责人的名字和电话,甚至在网上购买一些企业公司负责人的名字和电话,然后由业务员逐一向这些公司企业的负责人推荐注册商标。

  如果客户受骗后只是注册了几类商标,在两三个月后,运营支持部就开始安排客服,询问客户注册的商标是否转让,同时与商务部相互配合再次实施诈骗。假如客户把45类商标都注册完了,孙莉艳就开始实施“二次开发”“深度开发”,安排客服人员刺激客户继续办理“中国著名品牌”,同时向客户推荐所谓的“版权”“网络品牌”和“二维码商标”。

  很多被害人由于不懂知识产权法,以至于案发后根本不知道被骗,都以为自己手里有一个很值钱的商标。截至案发,该团伙共骗取12名被害人资金共计81.01万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