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8620309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商标动态 > 商标的如何专利申请_如何申请商标注册 快吗

商标的如何专利申请_如何申请商标注册 快吗

2021-09-09 09:16上一篇 |下一篇

小罐茶的“专利”,曼松的“商标”,堂吉诃德的长矛!

  堂吉诃德催动胯下瘦马,挺起长矛,与想象中的巨人——磨坊风车做殊死决斗。这一刻,唐吉坷德躁狂的脑海中,浮动的尽是中世纪骑士的英勇与荣光。

  可悲的是,现实中的堂吉诃德不过是一个耽于幻想、骑士小说读多了的呆子,拉曼却地方的一个落魄小地主。

  列位看官,开头讲这一段古,不为别的,只因最近茶界怪事连连——既有堂吉诃德“斗风车”式的悲壮,也有一厢情愿渴求成功的想当然。但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往往不可调和,这也正是堂吉诃德悲剧命运的根源。

  我们其实要说的不是堂吉诃德,而是他手中的长矛。长矛是骑士的兵器,也象征着一种权力。但在堂吉诃德手中,“斗风车”的长矛是无用的道具,更像是长长的笑柄。

  真实世界远比小说精彩。靠“罐子”起家的小罐茶,自然要竭尽全力保卫“罐子”。不过,小罐茶的包装专利近日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全部无效”,理由是“小罐茶的包装不具有创造性、实质性的特点和进步”。既然不具有创造性,这种争夺包装“面子”的无谓之举已显露无疑。官司继续打下去也没多大意义了。

  正如“斗风车”的长矛,无法造就堂吉诃德的骑士梦想。区区一个罐子,成就不了一个品牌。用户喝的是茶,而非“包装专利”,谁会去干买椟还珠的蠢事?

  茶的“包装专利”原本就是个笑话,先把茶做好再说别的吧。

  今年茶界另一桩比较典型的事件,便是所谓的“曼松”商标维权。

  2013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59条明确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或者含有的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厂家寄望于凭借一纸商标注册证,划出一道品牌护城河,打压同行或模仿者、追随者,与申请“包装专利”之举本质上并无区别。在法律框架内行事,是好事,但超越法律框架的“维权”就是侵权了。如前所述,像“曼松”这样既是通用名称、又声称以曼松茶为主要原料、且是地名的商标,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是“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的。以此要挟其它茶农、商家禁止销售“曼松茶”,于法无据,于理无凭。

  所以说,“曼松”商标,也不过是“斗风车”的长矛。挥来挥去,只能打到空气。

  当然,堂吉诃德们并未绝种。可以化身茶人,商人,文化人,一骑瘦马,一柄长矛,带着一堆帮闲的桑丘,在个人英雄主义情结的缠绕下,疯疯癫癫,欲仙欲死,欲罢不能。这是时代的闹剧。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堂吉诃德。米兰·昆德拉的解读可谓精彩:“当上帝慢慢离开它的那个领导宇宙及其价值秩序、分离善恶并赋予万物以意义的地位时,堂吉诃德走出他的家,他再也认不出世界了。世界没有了最高法官,突然显现出一种可怕的模糊;唯一的神的真理解体了,变成数百个被人们共同分享的相对真理。”

  茶界可能并不存在唯一的真理。所谓的真理也早已碎片化了,只有圈子里的相对真理,朋友圈分享的真理。谁的真理才是真理?

  堂吉诃德的长矛指向风车那一刻,长矛便是他的真理。尽管在外人看来这完全是发癫。

  只要人类存在一天,人群中永远少不了堂吉诃德式的英雄或狗熊。

  一段有关堂吉诃德的文学批评:“这个人物的性格具有两重性:一方面他是神智不清的,疯狂而可笑的,但又正是他代表着高度的道德原则、无畏的精神、英雄的行为、对正义的坚信以及对爱情的忠贞等等。他越疯疯癫癫,造成的灾难也越大,几乎谁碰上他都会遭到一场灾难,但他的优秀品德也越鲜明。”

  堂吉诃德毕竟在临死之前觉悟了,他认识到自己其实是个如假包换的疯子。

  原谅他们吧。

商标价值百亿的“郎”牌商标所有权迟迟未到手,郎酒还能顺利IPO?

  虽然都知道饮酒伤身,但白酒市场依然是一个庞大的个体。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郎酒近日公开了上市时间表,也将目光锁定在了IPO方向上,这对于一家酒企来说,通过资本市场来实现商标价值的提高以及提升资本运作能力,也不失为一种捷径。商标目前郎酒的股改工作已经完成,然而即便是这样,郎酒在IPO之前恐怕还得先解决掉另一件事:“郎酒”商标归属权!

  致命缺陷源于政府改制

  郎酒始于1903年,是一个拥有百年历史的中国白酒知名品牌,郎酒、泸州老窖、五粮液、剑南春、全兴、沱牌被誉为是四川“六朵金花”。2011年,泸州市政府对郎酒进行改制,由曾经盘活了泸州制药厂、四川长江机械集团等国有企业的汪俊林接盘。

  但是,郎酒集团的改制也留下了一个致命缺陷,那就是商标的处理。不知什么原因,当初在改制时,郎酒的注册商标并没有改制到汪俊林的名下,而是由泸州市古蔺县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也就是说,改制后的郎酒集团虽获得了企业的全部有形资产,却唯独未能获得企业无形资产的重中之重——商标所有权。

  “郎”牌商标价值百亿?

  从商标局依旧可以查询到,当前在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公司名下能检索到374件商标,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和“郎”、“郎酒”相关的商标,比如:老郎酒、青花郎、红花郎、如意郎等等,其中就包含了10余枚“郎”牌商标,涉及酒类行业的第33类。

  尽管久盛投资已由汪俊林实际控制,但和郎酒集团仍分属于两个公司,如果郎酒集团想要获得“郎”商标所有权就必须进行公开交易。面对郎酒如今的市场价值,品牌商标的价值一定不菲,甚至有媒体评估该商标价值百亿。

  还有传闻当初存在一个对赌协议,汪俊林只有把郎酒市场营收达到120亿元时,郎牌商标权就归属于郎酒集团,在2010-2012年期间,红花郎的快速扩张让郎酒一下攀至百亿元,如今红花郎正是突飞猛进之时。如今公开IPO时间表,现在看来,或许是汪俊林为了上市而大量向市场投放红花郎,同时也是为了尽快拿回“郎”牌商标的所有权。

  郎酒其实一直很重视商标

  作为拥有百年历史的中国白酒知名品牌,郎酒虽然由于当初的改制未能顺利将“郎”牌商标所有权拿下,但对于自己的商标权益保护还是相当重视的,目前在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名下持有42件商标,而从一起近30年前的商标专用权纠纷案我们也能窥探其强大的知产保护意识。

  1989年3月,四川省古蔺县郎酒厂起诉四川省古蔺县曲酒厂,称其侵犯了“郎酒”注册商标专用权,此案当时获得了胜利,并经过了法院调解结案。

  法院依法调解了侵犯郎酒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案后,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在保护国家驰名商标,认定近似商标侵权的问题上取得了共识,既保护了“郎酒”注册商标专用权和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提高了有关部门的商标法律意识。

  在当时,有关部门对古蔺县带“郎”字的63个注册的酒商标提出清理意见,即对9个注册后,一直未使用的商标和28个停用3年以上的注册商标报国家工商局商标局予以撤销;对14个停用未满3年的商标由有关主管部门作好企业工作,由企业申请注销;对正在使用的带“郎”字的注册商标采取过渡办法,指导企业逐步申请新的注册商标替代使用带“郎”字的注册商标。

  商标是企业竞争的有力工具,在现今社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一个好的商标对企业的影响是重大的。郎酒IPO计划公开之后,尽早将“郎”牌商标所有权收归名下才是重中之重,希望能早日如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