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8620309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商标动态 > 商标知识 > 商标事务所如何申请_如何做个人商标申请

商标事务所如何申请_如何做个人商标申请

2021-09-10 09:40上一篇 |下一篇

商标事务所,给的承诺越多,套路越深!

  大掌柜驰骋商标代理行业多年,见惯了很多非正规商标事务所的不正当手段,然后,最近有一件事发生在我一个创业者朋友身上,很气不过,就简单将事情来龙去脉描述下,以警示作用。如果对于商标问题有任何疑问,欢迎前来咨询,我们可以为您提供专业的指导性意见。欢迎关注锐创社知识产权查询商标网

  事件回顾

  王龙(化名),我大学同学,毕业后跟随家族创业,从事化妆品批发,后来开始做了自己的品牌,让我帮其办理商标,多年的销售渠道积累,加上电商的兴起,生意做的红红火火。据说还找了某三线明星代言,广告费的投入也是不小的数目。

  看似一切顺利的局面,随着商标局下发的驳回通知书,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画面,商标被驳回了,看了下驳回理由,的确有些误判的概念,多年的从业经验告诉我,这通过商标驳回复审,成功的概率还是挺大的。我将情况如实的告诉了王龙。

  “兄弟,这是交给你,我绝对相信你,你办吧,需要费用,我安排财务给你转”

  鉴于职业道德及我们二人的交情,我告诉他,虽然有很大的几率,但是,我不敢给你保证百分之百,因为,在商标代理界,没有百分百的概念,无法给予承诺。

  他很理解,也很相信我,看似一切正常的流程,在一个代理机构的几个电话后,事情发生了变化。

  刚开始,王龙接到很多代理机构的电话,说商标驳回的事情,拉拢复审的业务。

  王龙将接到电话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我,他告诉了我几个代理机构的名字,我明确的告诉他,那都是一些做的比较小的代理机构,这是严重缺乏业务的代理机构招揽业务的一种方式,不理即可,这事交给我了,你不用太多关注。

  然而,接下来两天王龙的电话并没有消停,都是劝其做复审的,其中,有一部分代理机构保证成功的,不成功退款。

  王龙并没有太过于理会,后来一些“神奇”的代理机构的电话打给了王龙的母亲,强势的管理者听到商标被驳回的消息,很是紧张,也不断问我一些情况。

  就这样,过了几天的时间,我突然接到了王龙打给我的电话,通话内容大致是这样的:“有一家商标代理公司连续几天,一天给我妈打了好几个电话,先是业务员,又是部门经理,又是法务部律师,说服了我妈,可以包过,你这边不能承诺做包过,我妈很不放心,毕竟市场刚做起来,广告费投入了上千万,实在不敢大意啊,要不还是让人家做吧,人家承诺一定能通过的,不通过全部退款。咱俩的关系,我绝对相信你,但是,我拗不过我妈,况且,万一你复审不通过,我就不好给老太太交代,人家代理公司是北京的,离商标局比较近,而且有关系,就让他们做吧”。

  挂了电话,我心情很平静,因为这种事情,我不是第一次碰到,能明显的感觉到,王龙口上说是老太太的旨意,其实,他内心也相信了,毕竟,对方代理机构给的信心很足。我更能想象的到,对方一定在王龙母亲那里说了我们公司不少坏话,严重诋毁了我们公司。

  事情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双方都没有再提及这件事,通过这件事,王龙估计对我也有很大的意见,最近老是说忙,也不找我去喝酒了……

  不过,我还是默默关注着他的商标,毕竟,我也期待他的商标能顺利核准。

  突然有一天,我打开商标局的官网,看到他的商标显示“已无效”,赶紧打电话给王龙,问问复审的情况怎么样了,官网已经显示无效了。

  后来王龙告诉我,那家所谓的多么大,多么牛的商标代理公司,联系不上了,电话能打通,但是没人接。

  后来按照工商地址去找了,但发现,注册地址没有这个公司存在,后来通过网络的招聘信息,大致公司的实际经营地址在河北保定,但具体位置,无法确定,虽到工商进行了投诉,但商标是来不及挽救了。

  王龙也懒得费力再纠缠此事,就重新提起了注册,以后什么情况,就不好说了,在这期间是不是有其他商标形成障碍了,再申请就错过机会了,这都有可能。

  后来,我们就不再提这个事情了,我们还是我们。

  “承诺包过”到底可不可信?

  平静下来,我们来分析下上述案例的疑问点:

  1、诋毁其他代理机构,号称自己公司比较大,比较有实力,其实,我想说,所有的同仁们,那些真正做的比较大的,而且比较专业的代理机构,有通过这种方式招揽业务吗?绝对没有,通过这种方式的,大都是新公司,小公司,诈骗公司。

  2、号称自己是A级代理机构,试问,商标局何时将代理机构划分“ABCD”级别了?内行的人一听就明白,但终端消费者真的不懂,也会信以为真。

  3、号称好商标局有内部关系,有自己的合作审查员,这谁会信?老百姓对这些不懂,难免有些人真的相信有人有关系了。

  4、给予承诺,百分之百通过,不通过退款?那么,敢给出这种承诺的,是正规代理机构吗?答案很明显,给承诺的目的,就是为了拉拢业务吧。

  律师从事商标代理的也很多,敢给承诺吗?

  再专业的律师,同样不会给承诺,看看《律师执业管理办法》:

  《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律师承办业务,应当告知委托人该委托事项办理可能出现的法律风险,不得用明示或者暗示方式对办理结果向委托人作出不当承诺。

  稍微有点规模和实力的商标代理公司,都有相应的法务部,甚至有专职律师,办法中明确规定了,律师不得明示或暗示对结果承诺,那么,敢给承诺的应该是什么样的公司呢?不用说大家都很明确了。

  "包过"套路太深,且选且谨慎!!!

  我们看看商标法的规定:

  第六十八条商标代理机构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处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办理商标事宜过程中,伪造、变造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法律文件、印章、签名的;

  (二)以诋毁其他商标代理机构等手段招徕商标代理业务或者以其他不正当手段扰乱商标代理市场秩序的;

  (三)违反本法第十九条第三款、第四款规定的。

  商标代理机构有前款规定行为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记入信用档案;情节严重的,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并可以决定停止受理其办理商标代理业务,予以公告。

  商标代理机构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侵害委托人合法利益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并由商标代理行业组织按照章程规定予以惩戒。

  总结

  商标代理行业,同样是不能给予不当承诺的行业,如果申请人遇到了,能给予承诺的代理公司,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家公司很不专业,因为不专业才会给承诺,专业的机构是不会给予结果承诺的。如果有人给予太多的承诺,是不是承诺越多,套路越深呢!

“俺老孙”遭遇商标烦心事

  “妖怪,吃俺老孙一棒!”围绕孙悟空这句“口头禅”中的“俺老孙”及对应的拼音“ANLAOSUN”,浙江省一家企业与其原公司法定代表人之间产生了一场商标纠葛。

  历时4年,双方纠纷日前有了新的进展。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为,金华市俺老孙食品有限公司(下称俺老孙公司)不能证明其主张的“俺老孙及图”商标为其所有,该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廖某军申请注册第8079486号“俺老孙ANLAOSUN”商标(下称诉争商标),不构成未经授权擅自申请注册俺老孙公司的商标。

  至此,俺老孙公司与廖某军之间的权属纷争暂告一段落,诉争商标在饮料制剂、啤酒商品上的注册予以维持,在其他核定使用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的裁定最终被撤销。

  是否抢注各执一词

  2010年1月26日,廖某军、徐某良经核准投资设立了俺老孙公司,廖某军担任法定代表人,企业经营项目为批发预包装食品。2010年2月8日,俺老孙公司在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办证中心备案刻制公章。

  时隔半个月后,廖某军于2010年2月23日提出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2011年2月28日被核准注册使用在饮料制剂、啤酒、花生牛奶(软饮料)等第32类商品上。

  2011年6月14日,俺老孙公司的经营项目变更为初级食用农产品销售,股东除廖某军、徐某良外,增加了叶某勇、廖某美、郑某平、胡某红。同年11月28日,俺老孙公司的经营项目变更为饮料(蛋白饮料类、其他饮料类)、罐头(其他罐头)的生产。

  2012年8月24日,股东郑某平退出该公司,潘某华、吴某忠成为该公司新股东。2013年9月3日,俺老孙公司全体股东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其中约定廖某军、廖某美、潘某华、吴某忠、胡某红(协议甲方)将其所持公司股份折价110万元全部转让给徐某良、叶某勇(协议乙方),甲方所持有的“俺老孙”商标授权乙方用于库存核桃乳10万只、花生牛奶13万只、米酿10万只包装材料等内容。2013年9月16日,俺老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廖某军变更为徐某良,股东变更为徐某良和叶某勇。

  2015年7月16日,俺老孙公司针对诉争商标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评委)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主张廖某军在该公司任职期间未经授权,利用职务便利,私自以代表人的身份将俺老孙公司的商号或商标“俺老孙”以个人名义予以申请注册,构成我国商标法所指的恶意抢注被代表人商标行为。

  在商标评审程序中,俺老孙公司向原商评委提交了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及企业变更登记资料、廖某军名下的诉争商标与第11644656号“孙悟空图形”商标具体信息查询单、俺老孙公司与他人在2010年1月23日至30日签订的产品销售合同以及产品调拨单、产品外包装及产品图片、俺老孙公司所获荣誉证书复印件、俺老孙公司财务会计出具的证明等。

  廖某军向原商评委提交了“俺老孙及图”商标设计证明等证据材料,主张其于2009年底便筹划诉争商标的注册事宜,于2010年2月21日正式通过商标代理机构提出诉争商标注册申请,获得法定申请日期为2010年2月23日。同时,其与徐某良申请企业名称预核准的原企业名称为“金华市优乐美食品公司”,因该名称未获核准,鉴于廖某军将担任俺老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故同意将其正在申请注册的诉争商标的中文“俺老孙”三字作为企业字号再次申请核准。而且在诉争商标获准注册后,其无偿许可给俺老孙公司使用,其他公司股东对此自始知情且均无异议。

  证据效力成为关键

  双方争议为廖某军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是否系未经俺老孙公司授权,擅自申请注册俺老孙公司的商标。对此,原商评委经审理认为,廖某军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构成我国商标法所指代表人未经授权以自己名义将被代表人商标进行注册的情形,遂于2016年8月11日裁定对诉争商标在饮料制剂、啤酒商品上的注册予以维持,在其他核定使用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

  廖某军不服原商评委所作无效宣告请求裁定,随后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经审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俺老孙公司提交的产品销售合同及产品调拨单等证据的真实性均不予采信,并认为俺老孙公司仅将“俺老孙”作为企业字号进行在先核准登记并不意味着其已将其作为商标进行了在先使用,其提交的在案证据均无法证明其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已经开始使用诉争商标。

  关于廖某军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是否具有恶意的问题,法院认为,在廖某军与徐某良共同经营俺老孙公司期间,廖某军系俺老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虽以个人名义委托商标代理机构申请注册诉争商标,但相关法律法规并未禁止其以个人名义申请注册诉争商标,且自2011年2月28日诉争商标获准注册后至2013年9月3日俺老孙公司全体股东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之日期间,无任何在案证据证明俺老孙公司曾对廖某军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提出异议。同时,股权转让协议中不仅未对诉争商标的权属问题进行约定,而且其中关于“俺老孙”商标授权使用问题的约定,反而可以初步证明俺老孙公司的原股东对廖某军将“俺老孙ANLAOSUN”注册为商标的行为亦无异议。据此,法院认为在案证据无法证明廖某军申请注册诉争商标的行为具有抢注俺老孙公司在先商标的主观恶意。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的注册未构成代表人未经授权以自己名义将被代表人商标进行注册的情形,据此于2018年12月20日作出一审判决,撤销原商评委所作裁定,并判令原商评委就俺老孙公司针对诉争商标所提无效宣告请求重新作出裁定。

  俺老孙公司与原商评委均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在二审诉讼中,俺老孙公司主张被抢注商标为“俺老孙及图”商标,并表示其核准成立前已经营一段时间,所提交的产品销售合同是先有合同履行后又倒签回去补签的合同文书。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我国商标法所指“被代表人的商标”虽然不以实际使用为要件,但应当能够证明系为被代表人所持有的商标。而在该案中,俺老孙公司的公章出现在公司成立之前签订的产品销售合同上不符合商业惯例和法律规定,仅凭证明效力较弱的自制产品调拨单无法证明上述合同得以实际履行,且合同相对方在合同文本中仅有个人签字,合同相对方的具体法律主体资格亦无任何证据予以佐证;在案并无证据证明俺老孙公司成立时股东之间对申请注册商标事宜曾作出约定,且在无证据证明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系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的情形下,至少可以证明“俺老孙”商标并非为俺老孙公司所有;企业字号与未注册商标系不同的商业标识,发挥不同的功能和作用,俺老孙公司企业字号的获准登记并不能当然得出该字号系其所有的商标之结论。

  综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俺老孙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俺老孙及图”商标为其在先所有的商标,廖某军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未构成我国商标法所指代表人未经授权以自己名义将被代表人商标进行注册的情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