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8620309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商标动态 > 商标知识 > 网上商标如何申请_如何申请备案商标代理机构

网上商标如何申请_如何申请备案商标代理机构

2021-09-10 09:40上一篇 |下一篇

商标风波难解,新氧上市之路艰难

  2018年10月以来,有关新氧即将赴美上市的传闻便不断传出。日前,随着新氧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会递交招股说明书,这一传闻终于得以尘埃落定。

  对新氧而言,其头顶“互联网医美独角兽”的光环,未来如果成功赴美上市,便有望成为互联网医美服务第一股。

  不过,记者查询该公司的发展历程时发现,近年来新氧一直深陷商标侵权风波,“新氧App”曾于2017年因商标纠纷而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在刚刚过去的3月,其再次因商标侵权被起诉。而根据新氧发布的招股书,该公司近两年的营收增速逐步下滑,营销费用却高企,2018年的营销费用在总营收中占比近50%。

  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新氧公司的未来成长性并不看好,上市之路或有隐忧。

  商标侵权风波悬而未决

  对于现阶段想要敲钟的新氧来说,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商标版权。

  曾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的“新氧”商标归属案迄今仍悬而未决,目前,对新氧公司上市影响极大的“新氧”第9类商标仍归属于北京绿色时光公司(下称“绿色时光”)。

  早在2017年10月24日,绿色时光曾向App Store申请下架新氧公司旗下的“新氧-美容微整形”APP,并提交了对“新氧”第9类注册商标拥有权的证明文件。苹果应用商店经调查评定后,在同年11月29日对这款APP执行了下架处理。

  随即,新氧公司发表声明宣称,“新氧”商标遭到恶意抢注,且争议商标不涉及新氧公司的核心业务,更不影响新氧公司的未来上市。

  尽管此后新氧APP已在Apple Store恢复上架,但Apple Store表示,因为商标权属尚处于诉讼阶段,Apple Store也在等待法律的裁决,若绿色时光胜诉、明确新氧侵权,就会对新氧APP进行永久性下架处理。

  截至目前,这场商标争夺大战仍未结束。据悉,3月7日,绿色时光再次向法院发起诉讼,针对新氧公司在过去几年未经其许可,旗下新氧APP侵权使用“新氧”第9类商标的行为,要求新氧公司立即停止使用“新氧”商标。该案件已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理。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对此表示,“很多人认为新氧公司没有取得第九类商标使用权,则无法公开发行股票上市,但其实商标侵权不能直接决定一家公司能否上市。”

  李旻补充道,“不过,商标侵权案会对新氧上市之后的股价产生极大的影响。如果新氧在极为注重知识产权保护的美国被提起商标侵权诉讼的话,公司将面临巨额侵权赔偿及相应监管惩处,对于投资人来说将会蒙受极大的损失。”

  营收增速放缓、营销费用高企,新氧商业模式待改善

  资料显示,新氧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主打“社区+电商”的医美平台。目前,其主营的美容整形电商业务已经覆盖到中国、韩国、日本、新加坡、泰国5国的351座城市。2017年新氧线上交易额超60亿元,同比增长300%。

  在营收方面,新氧近三年基本实现翻倍式增长。据招股书显示,该公司近三年总营收从2016年的0.49亿元升至2017年的2.59亿元,到2018年,公司总营收进一步增长至6.17亿元。

  从营收结构看,新氧的营收主要由两大板块组成,一是信息服务(医美机构广告),二是预订服务(交易抽佣)。2016年和2017年,这两项服务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几乎各半,而在2018年,预定服务营收的占比缩减至32.7%,信息服务的营收占比则提升至62.3%。

  虽然近三年新氧的营收总额逐年递增,但从增速来看,其已经陷入增长乏力的窘境。2017年公司营收同比增速为428%,2018年的营收增速大幅下滑至138%。再对比新氧2017年Q1以来的季度收入变化,最新季度2018年Q4的同比增速已经降到100%以下,环比增速甚至已降至不足10%。

  与此同时,新氧还面临营销费用高企的问题。2018年,该公司年度营销费用为3.06亿,占公司收入的一半。这意味着,新氧在广告方面投入较高。

  易观互联网医疗领域分析师陈乔珊表示,“由于整个人口红利的大环境放缓,获取单个用户的成本在提高,新氧需要通过广告投入等营销方式去获取更多的用户,所以公司必须要去创造其他的营收,以此来跟用户成本做对冲。”

  陈乔珊认为,随着整个大环境的发展,互联网人口流量增长趋缓,新氧单靠现在的商业模式很难维持现有的营收增长,也难以去支撑未来企业的发展。目前新氧和整个行业面临的情况是平台流量在下滑,贩卖流量的模式需要寻求新的增量市场,平台需要逐步转型。

  更多商标资讯,请关注锐创社知识产权商标网。这里为用户提供自助式快捷商标服务,包括商标免费查询、商标注册申请、商标驳回复审等,如需进行商标注册申请,欢迎联系我们的工作人员!

“谢馥春”香粉 史上商标维权第一案

  商标侵权,扰乱正常商品市场秩序,损害商家利益,误导消费群体,属于违法行为。我国历史上第一起商标维权案,发生在扬州。在此锐创社标局商标注册查询的小编提醒各位:商标不仅是品牌的象征,还是助力行业竞争,企业发展的利器。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小企业,互联网平台,还是传统行业,商标都是品牌发展的基础。在这个时代,没有商标,寸步难行!

  香粉商标被冒用

  扬州香粉名扬天下。其发源于汉、晋时期,到了宋代,扬州出现了专门经营销售香粉等化妆品的前店面后作坊。元、明的地方志记载:“天下香粉,莫如扬州,迁地遂不能为良,水土所宜,人力不能强也”。清朝康熙年间,扬州精制的香粉装入五彩花式的小纸盒子,作为贡品进贡皇宫,颇获皇上喜爱,称为“宫粉”,身价更提高百倍。

  清道光十年,扬州新开了一家“谢馥春”香粉店,店铺开在南门下铺街上。店主人叫谢宏业,店名之所以取“谢馥春”,据说是要避开“凋谢”的不吉利联想,而“馥”既有馥郁芬芳之意,又正合香粉铺的特色。且“馥”与“复”同音,和“春”字相连,寓有回春之意。果然,“谢馥春”香粉铺一开张,便顾客盈门,财运亨通。经几年的苦心经营,店主便积累万金,随后在徐凝门新租房舍,扩大店面,生意越做越兴旺。

  谢馥春老照片

  而扬州本有更早更大的香铺,他们是开办于明末清初的“戴春林”、“薛天锡”等,与他们相比,尽管“谢馥春”的资本日益雄厚,在扬州一带也小有名气,但还是小巫见大巫。特别是康熙皇帝南巡扬州时,“戴春林”的香粉曾作为贡品入宫,更是名声大振,日进万金,一般香粉店都望尘莫及的。

  在这种背景下,“谢馥春”能够做大做强,也实属不易。谢宏业是个既精通香粉业,又精通中药材的能人。他创造性地将香粉与中草药结合起来制作,形成了自家产品的风格和特色,从而声誉日隆,产品供不应求,业务蒸蒸日上,很快便与“戴春林”、“薛天锡”形成鼎足之势,占有了扬州香粉业的较大份额。

  后来,强大的“戴春林”和“薛天锡”香粉店,由于各种原因,经营日渐惨淡、入不敷出,最后,竟都关门大吉。而这两家店铺原有的一批技术高超的师傅,也纷纷投奔了兴旺发达的“谢馥春”,给“谢馥春”注进了新的活力。“谢馥春”抓住这个机遇得到迅速发展,成为扬州香粉业的龙头老大。为了谋求更大的发展,谢宏业决定将店铺迁到扬州最繁华的辕门桥,使门面进一步扩大。

  然而,就在“谢馥春”要大干一场的时候,麻烦来了。“谢馥春”的拳头产品是香粉和梳头油,当地许多香粉小店根本无法与它竞争,于是一些店家便动了歪心思,他们偷偷仿冒“谢馥春”的产品,四处兜售。“谢馥春”发觉后,为了防止假冒,用5只竹筒,放在柜台上,自制了商标,名叫“五桶为记”,象征五路财神临门,大吉大利。但是此举作用不大,你用“五桶”做商标,他也用“五桶”做商标,一家学一家,很快扬州城里冒出好多“五桶”商标的店家,都在出售“谢馥春”香粉赝品。这大大损害了“谢馥春”的名声。

  五桶为记商标

  艰难的维权之路

  无奈之下,“谢馥春”老板举起了维权的大旗,向所在地江都县府告状。县知事接到报案后,也很重视,经过一番调查核实之后,下令各家香粉店禁止冒用“谢馥春”的“五桶”商标。有了官家的判决,“谢馥春”借此大做文章,他们用黑漆木牌绘上红色“五桶为记”商标,将木牌与“谢馥春”香粉老铺的招牌并列悬挂于店堂醒目处,并书写一则启事:“本店城内仅此一家,此外并无分铺,请认清辕门桥谢馥春老铺五桶为记商标,庶不致误。本号主人谨白。”

  “谢馥春”以为就此可以做太平生意了。谁知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此后在很短的时间内,从辕门桥至徐凝门二里长的大街上,竟然一下子又冒出13家“谢馥春”香粉店来。一时间,令人真假难辨。真的“谢馥春”傻眼了。前去质问,有的堂而皇之地说:“天下同名同姓的多着呢!你叫‘谢馥春’,我也能叫‘谢馥春’,天皇老子也管不着!”也有的狡辩说:“你叫你的‘谢馥春’,我叫我的‘谢馥春’,各做各的生意,井水不犯河水!”

  谢馥春印戳

  冒牌“谢馥春”这么多,而且全卖的是次货假货,如此下去,货真价实的正宗“谢馥春”迟早要垮台。新店主谢箴斋想想都害怕,他坐不住了,四处花钱,请人出面劝说,终于有7家冒牌“谢馥春”识相,将招牌换了。还有6家依然我行我素,仍旧打着“谢馥春”的招牌,推销伪劣产品。谢箴斋为了“谢馥春”的信誉和长远发展,万般无奈,再次走上了维权之路。告到县里,因为有了前面的判决,官府再也不过问了;告到省府也不见回音。后来,谢箴斋豁出去,直接告到北洋政府。几经催促,拖了两年,到了1915年大理院才作出裁决:任何店家不得冒用“谢馥春”牌号。裁决之后,有的店家还是迟迟不肯改弦更张,大理院便派人到扬州查封了所有的冒牌“谢馥春”。

  至此,谢箴斋似乎打赢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宗商标官司。回到扬州,他立即将大理院的裁判书复制后嵌在镜框内,高高悬挂在店堂里。

  质量才是制胜法宝

  “谢馥春”的官司胜了,而那些假冒的仍不甘服输,他们又变换花样,卷土重来。不久,各类冒牌货一下子又冒了出来:距“谢馥春”老店南边仅百步之远的一家香粉店,竟然将“谢”字改为“射”字,店名改为“射馥春”;北边不远的一家香粉店,更是别出心裁伪造一个“榭”字,改店名为“榭馥春”;还有的将原来的冒名“谢馥春”改为“谢复春”、“老馥春”、“大馥春”,五花八门,以假乱真,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谢馥春”叫苦不迭。

  面对这些变相假冒,“谢馥春”真的束手无策了,哪还有精力再去打官司。于是,他们下决心改善经营,提高产品质量,以期在广大用户中赢取信誉。但那些“射馥春”、“榭馥春”、“老馥春”,并不就此罢休,他们也变着法儿耍新招,齐心合力对付“谢馥春”

  谢馥春产品

  他们的花招之一是不惜血本,压低售价,企图压垮“谢馥春”;花招之二是给小商小贩5%至30%的回扣,推销产品,与“谢馥春”抢生意;花招之三是舍近求远,不在“谢馥春”眼皮子底下做生意,而是挑着担子走村串乡,冒充“谢馥春”的产品,四处叫卖兜售,以牟暴利。这些明里暗里的不法行为,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面对各种不择手段的竞争,“谢馥春”认准了只有不遗余力地提高产品质量,增加花色品种,才能压倒竞争对手。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终于在1915年美国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谢馥春”荣获了银质奖章。从此,“谢馥春”的产品走出国门,香飘异域。而那些大大小小的仿冒店铺对其产品的质量、品种实在望尘莫及,若假冒又易被认出,只得甘拜下风,偃旗息鼓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