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86203093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商标动态 > 行业动态商标注册如何知道能不能通过_如何注册澳洲商标注册

商标注册如何知道能不能通过_如何注册澳洲商标注册

发布时间:2022-02-11 09:17

《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审议通过引发知识产权领域热烈响应

全面深化改革是我们党守初心、担使命的重要体现。7月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点击了解更多)。会议强调,要着眼于统筹推进知识产权保护,从审查授权、行政执法、司法保护、仲裁调解、行业自律等环节,改革完善保护工作体系,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技术、社会治理手段强化保护,促进保护能力和水平整体提升。同时,会议还审议通过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消息传出,随即在知识产权领域引发热烈响应。

此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下称《意见》)等重要文件,再一次清晰阐明了中国依法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的坚定立场和鲜明态度,更为我国在新时代改革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体系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动指南。知识产权系统干部职工倍感振奋,纷纷表示,要紧密结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推动加快专利法修改,健全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提高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对国内外企业一视同仁、同等保护,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进一步扩大开放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撑。

条法司

“《意见》的审议通过对于我国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国家知识产权局条法司司长表示,目前,我国在不断深入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2018年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修正案(草案)》由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并由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进行了第一次审议。《专利法修正案(草案)》对故意侵犯专利权的行为,规定了一到五倍的惩罚性赔偿,并将法定赔偿额从现行的“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提高到“十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2019年4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作出修改的决定,进一步将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额由一倍以上三倍以下提高到一倍以上五倍以下,并将法定赔偿额上限从三百万元提高到五百万元。下一步,条法司将在《意见》的指导下,充分发挥工作效能,进一步推动完善知识产权法律法规体系,为我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提供制度保障。

知识产权保护司

“深改委专门研究强化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充分说明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作为在知识产权保护战线上工作的一员,备受鼓舞,也深感责任重大。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知识产权保护发表重要讲话,对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提出明确指示要求,充分体现了新时代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特殊重要意义。”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保护司司长表示,下一步,知识产权保护司将深入学习会议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深入贯彻会议部署,统筹推进知识产权保护,从多个环节进一步改革完善保护工作体系,特别是进一步加强对行政执法的业务指导,针对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深入开展执法专项行动,积极推进“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布局建设,加大企业知识产权维权援助工作力度,促进保护能力和水平整体提升。

专利审查协作江苏中心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近年来多次对于知识产权工作作出重要部署,《意见》对于统筹推进知识产权保护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在知识产权保护各环节中,审查授权可以说是提升知识产权保护能力和水平的重要前提条件。”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专利审查协作江苏中心主任陈伟表示,作为我国发明专利审批的一支重要力量,审协江苏中心全体同志将坚守知识产权人的初心与使命,积极致力于提高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效率,充分发挥人才与信息优势,加强与地方知识产权保护相关部门的沟通协作,为全面深化改革与科技创新保驾护航。

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

“《意见》将把作为知识产权大保护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的‘行业自律’提升到新的政治站位和战略高度。”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会长杨梧表示,“会议强调了要群策群力完善知识产权大保护工作格局,从多个环节完善保护工作体系,综合运用多种手段形成知识产权保护的强大合力,体现了中央对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高度重视,为今后一个时期的知识产权工作指明了方向,意义重大。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将进一步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对于知识产权工作的重要论述,继续围绕行业自律职能,不断健全行业自律与诚信工作体系,创新行业自律监督方式,切实加强行业诚信建设,不断提高行业规范化水平,促进专利代理行业科学有序发展。”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对健全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多次提出要求、作出部署。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马一德表示,“对于恶意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绝对不能姑息。”他建议严厉查处假冒驰名商标及“傍名牌”等违法行为,对于反复侵权、恶意侵权等行为,实行惩罚性赔偿。同时,完善知识产权领域严重失信行为联合惩戒机制,加快推进信用信息社会公开共享,加大企业失信成本,提升中国制造的质量信誉、提升中国品牌的含金量。

北京市知识产权局

“会议强调要求改革完善保护工作体系,运用多种手段强化保护,要求司法、行政、市场、中介、协会等知识产权保护相关主体在知识产权保护中各守其位、各司其职、综合施策、共同发力,体现了系统思维和协同思维,对于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知识产权工作提供了具体路径和根本遵循。”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党组书记杨东起表示,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将进一步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对于知识产权工作的各项重要论述,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加强与立法部门、司法部门、行政部门沟通协作,建立完善知识产权工作的法律法规政策体系,强化北京市“行政执法、司法审判、多元调节、商事仲裁、法律服务、社会监督、行业自律”七位一体知识产权大保护格局,建设好知识产权首善之区。

美国高通公司

营商环境就像空气,一视同仁依法严格保护知识产权才能吸引更多外资。“这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进程中的重要节点,让我们感觉到非常振奋,更有信心在中国继续加大我们的投资力度、继续加大我们的研发来发明出更多的技术。”美国高通公司全球高级副总裁赵斌表示,“高通见证了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从无到有、由弱变强的发展历程。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的整体环境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而高通与中国多年的合作共赢就是这种进步的体现。”

小米集团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对此,外资企业有要求,中国企业更有要求。“小米集团强烈拥护中央深改委的意见,中央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决心,使我们深受鼓舞。小米将一如既往地坚持自主创新,积极响应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体系的号召。”小米集团首席法务官孙豳表示,强化知识产权保护不仅是国家发展的必然要求,更是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必然要求。小米自创立之初就注重创新,强调知识产权保护。面向未来,小米将持续推动产品创新,以带动中国智造的新发展为己任,为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知识产权强国贡献自身力量。

补短板、强弱项、激活力、抓落实。改革越到深处,越要担当作为、蹄疾步稳、奋勇前进。当前,全国知识产权系统正在扎实推动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各项措施落到实处,营造良好营商环境和创新环境,以实干实绩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杨柳吴珂|中国知识产权报)

商标侵权该赔多少?300万封顶?恐怕不一定!

  知识产权保护是当下整体的大趋势,公民意识在加强、国家宣传在扩大,而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也在逐年增多,关于这类案件的赔偿问题,一直也都是社会关注的话题。

  在现行《商标法》的第七章第二条标明:恶意侵权赔偿上限为300万元。然而凡事总有例外的,当商标侵权导致的损失突破上限之后,恐怕这些法律规定也无法适用,只能依据实际情况来判赔。在去年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判决的一起案件就是这种情况。

  据了解,恒利国际服装(香港)有限公司(下称恒利公司)受到商标恶意侵权,导致损失超过千万元,而侵权者通过销售侵权产品获利超过高达2600万元,远远高出了恒利公司要求赔偿的金额。

  自2011年其,在杰薄斯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下称杰薄斯)和艾克玛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艾克玛特)构建的网站中,就销售大量吊牌和外包装为“orangeflower”商标的服装,而该商标则是隶属于恒利公司名下。

  不仅如此,艾克玛特和杰薄斯还以“orangeflower”为品牌,进行线上推广/招商/销售等行为,并在全国发展代理商。其网站上所销售商品标识的“orangeflower”或“orangeflowers”“ORANGEFLOWER”等图案的英文单词构成、读音和含义与恒利公司的商标完全相同,外观极其相似,甚至连核定使用的商品也完全相同。

  从商标局查询到的结果显示,在恒利公司名下申请的商标有30件,与“ORANGE FLOWER”相关的有12件,注册类别涵盖第3、25、38、42、35、42等大类,而且申请时间可追溯到2011年4月。

  艾克玛特和杰薄斯通过销售假冒“orangeflower”商品及品牌代理、加盟服务来获取巨额利益,直接造成了恒利公司的巨大损失,为此,恒利公司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

  1.停止侵害原告享有其商标专用权的生产、销售、加盟行为,销毁所有侵权库存商品;

  2.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一千万元;

  3.被告共同赔偿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82329元;

  4.被告在相关网站首页上刊登声明7天,以消除因其长期及大规模侵权造成的不良影响。

  据法院调取的数据表明,2011到2014年期间,杰薄斯、艾克玛特这两家公司仅仅是通过销售orangeflower商品,在支付宝上交易成功的累计金额就超过2亿元,专业认定其两家侵权公司获利为2600万元。

  在2009年最高法院的司法文件《关于当前经济形势下知识产权审判服务大局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法发〔2009〕23号中首次提出,如果法院认为权利人的损失或者是侵权人的获利超过了法定赔偿的上限,在证据合理的基础上,法院可以突破法定赔偿的上限对当事人的损失给予赔偿。

  因此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认定:该案实际情况不再适用法定赔偿,判决支持杰薄斯公司、艾克玛特公司赔偿恒利公司998万元经济损失,以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人民币8万元。

  关于裁量性赔偿,是我国法院在司法实践中探索出的一种计算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金额的方法,其本质上是一种根据权利人损失或者被控侵权人获利来确定损害赔偿数额的方法。在这起案件中,恒利公司损失巨大,而侵权方获利更是远远高于权利人索要的赔偿金额。

  为进一步遏制商标侵权行为,商标法几年来一直不断的改革优化,侵权行为赔偿上限也在不断提高,在今年的博鳌论坛上,国家领导人就在开幕式上表示: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把知识产权违法成本显著提上去。

  纵观这几年的商标侵权案件,高额赔偿的案例并不少见,尽管当下《商标法》规定赔偿上限为300万元,但这也是作为符合条件案例的参考上限,并非不能打破。可以说,恒利公司这起案件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上一篇: 如何提高商标注册_企业商标注册完如何维护 | 下一篇: 商标注册 营业执照 如何注销_如何注册自己的品牌和商标注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