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86203093

贪玩公司申请“渣渣辉”商标被驳回 法院:“渣渣辉”涉贬低人格

2020-08-20 09:02上一篇 |下一篇

近日,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申请的“渣渣辉”商标遭北京市高院驳回,理由为涉嫌“贬低人格,易产生消极负面影响”。

贪玩公司于2018年4月申请注册“渣渣辉”商标,因遇商标局驳回而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知产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不应获得注册,据此驳回贪玩公司诉请。贪玩公司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渣渣辉”一词虽源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演员张家辉其普通话不标准把“张家辉”读成“渣渣辉”,但此处“渣渣”字亦被认为是“差”、“烂”等具有贬低人格的含义。

其实“渣渣辉”这个梗在网络上火爆后,确实让一些人动起了歪心思,想通过盗用张家辉的形象来牟利。而张家辉自己申请“渣渣辉”全品类商标的注册,很明显是预防被人抢注后滥用,现在来看些商标都是不会被通过的。

贪玩公司申请“渣渣辉”商标始末

2018年4月,贪玩公司申请“渣渣辉”商标。2019年6月,上述商标申请由于违反商标法,被驳回申请。贪玩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对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八项所指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情形。

该条款属于商标禁用条款,构成该条款规定情形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即使具有知名度或显著性亦无法注册。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商标应否核准注册采取个案审查原则,贪玩公司所主张的其他在先商标获准注册的情况不能成为本案诉争商标获准注册的当然依据。故而驳回贪玩公司的诉讼请求。

随后,贪玩公司继续向北京市高院上诉。

贪玩公司主要上诉理由是:诉争商标属于臆造性词汇,“渣渣”本身不具有负面含义,“辉”因具有积极含义,不具有贬义。

此外,贪玩公司自2018年起开始市场化运营和推广渣渣辉传奇游戏至今,未产生负面评价,公众对诉争商标易联想到贪玩公司的游戏,而非张家辉本人的作品及形象,贪玩公司没有借助知名演员效应获得利益的意图和行为。

另外贪玩公司认为,“楂楂辉”商标已经进入初审公告阶段,根据审查标准一致原则,诉争商标也应核准注册。因此,诉争商标应予核准注册。

但是,北京市高院并未支持贪玩公司的上诉理由。

哪些情况商标申请将不被通过?

商标法第十条 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一)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国歌、军旗、军徽、军歌、勋章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以及同中央国家机关的名称、标志、所在地特定地点的名称或者标志性建筑物的名称、图形相同的;

(二)同外国的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军旗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但经该国政府同意的除外;

(三)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旗帜、徽记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

(四)与表明实施控制、予以保证的官方标志、检验印记相同或者近似的,但经授权的除外;

(五)同“红十字”、“红新月”的名称、标志相同或者近似的;

(六)带有民族歧视性的;

(七)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

(八)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

第十一条 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

(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

(二)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

(三)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 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

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

根据这些规定,我们可以清楚看到,本次“渣渣辉”商标案件,所依据的正是“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条款。

张家辉松一口气?

在2018年5月,张家辉与贪玩公司中止了合作,“渣渣辉”这个令他不怎么舒服的称号,是原因之一。

现在,“渣渣辉”被认定不能注册商标,未来贪玩将不得再使用“渣渣辉”来继续蹭热点,可以说让张家辉松一口气了。毕竟没有谁会喜欢,这样出名的方式,而张家辉并不需要这样的“名气”。

推荐阅读

《青海省对知识产权(专利)领域严重失信主体开展联合惩戒合作备忘录》印发2020-10-23

近日,由青海省市场监管局牵头,联合青海省发展改革委员会、人民银行西宁中心支行等35家部门(单位)以青海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名义印发《青海省对知识产权(专利...

《杭州市知识产权保护行动计划(2020—2022年)》印发2020-10-23

日前,杭州市委办公厅、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杭州市知识产权保护行动计划(2020—2022年)》,全面落实知识产权保护属地责任,进一步提升知识产权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